北京时间7月7日凌晨,2020欧洲杯半决赛的首场角逐在伦敦温布利球场拉开帷幕。意大利、西班牙这对宿敌展开激烈对决,双方以1-1平结束常规赛时间,最终在点球大战中,意大利门将扑出莫拉塔的关键点球,意大利以5-3战胜西班牙,率先晋级决赛。

事实上,2020欧洲杯有着不同与以往的特殊意义。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欧洲杯推迟至2021年举办。时隔5年,在无数球迷的翘首以盼下,欧洲杯于北京时间6月12日重燃战火。为纪念欧洲杯创立60周年,本届欧洲杯不设“东道主”,由英国伦敦、德国慕尼黑、意大利罗马、俄罗斯圣彼得堡等10个国家、11个城市联合举办。

近年来,欧洲的政治局势并不太平。英国脱欧导致欧盟一体化进程受挫、经济复苏乏力和难民分摊问题,或多或少地投射在欧洲杯的绿茵场上。从阿瑙托维奇与阿利奥斯基的言语冲突,到英格兰球员单膝跪地招致的嘘声,我们不难看出,政治与国际关系是2020欧洲杯中不可忽视的背景。

自创立开始,欧洲杯就与欧洲的政治进程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在民族主义、国家主义、欧洲一体化等多重想象下,欧洲足球从其体育本质中脱离出来,成为融合了国家话语与资本逻辑的政治工具。

加勒斯特时间6月13日,奥地利队以3:1战胜北马其顿。奥地利球员阿瑙托维奇在庆祝进球时,因对北马其顿球员阿里奥斯基进行言语侮辱,收获了本届欧洲杯第一张罚单。

尽管阿瑙托维奇与阿利奥斯基的冲突只是欧洲杯赛场上的小插曲,但在这一事件的背后,是塞尔维亚与阿尔巴尼亚的历史恩怨:自第一次巴尔干战争后,科索沃的归属问题始终牵动着塞阿两国敏感的神经。

阿瑙托维奇是塞尔维亚裔的球员,而阿利奥斯基具有阿尔巴尼亚血统。在欧洲杯的聚光灯下,两人在足球场上的冲突成为塞阿矛盾的“放大镜”。

事实上,足球从来就不是“去政治”的一方净土。自创立开始,欧洲杯就与欧洲的政治进程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在民族主义、国家主义、欧洲一体化等多重想象下,欧洲足球从其体育本质中脱离出来,成为融合了国家话语与资本逻辑的政治工具。

作为一项大众运动,一场足球比赛可吸引上万名观众参与。在高涨的激情与强烈的群体感染下,足球极易成为点燃民族情绪的“引火线”,“球迷文化”悄然成为激进的民族主义政治宣言。

在欧洲,足球的民族主义倾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尤为明显。二战结束后,欧洲的经济民生损失严重。同时,由于冷战对峙格局的形成,欧洲被“撕裂”为东西两部分,这使得欧洲的民族心理受到极大创伤。在这一背景下,足球运动被赋予民族复兴的象征,迅速、广泛地在欧洲发展起来。

一个典型事例是,由于战后的西德努力弱化政治民族主义,西德人就将表达民族自豪感的窗口转向了西德足球队。1954年世界杯的“伯尔尼奇迹”,给正在经历战后重建的联邦德国注入了激情和动力。

面对冷战对峙和东西分裂的困境,欧洲人意识到,只有联合才能重振欧洲。1958年,法国、联邦德国、意大利、荷兰、比利时和卢森堡六国组建欧洲经济共同体,“欧洲联合”的思想变为现实。在走向“联合”的道路上,欧足联走得更远:1960年的首届欧洲杯打破东西方意识形态堡垒,邀请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等中东欧国家参赛。次年,苏联球员雅辛还当选了欧洲足球先生。

类似地,足球也促进了移民群体融入欧洲社会。近年来,法国、比利时等队都在积极吸纳移民及其后裔群体,不但培育出诸如姆巴佩等人的足球明星,还在欧洲杯、世界杯等重要赛事中取得优异成绩。这一举措促进了欧洲足球的多元化,加速了民族文化融合,有助于欧洲政治的稳定。

由此看来,在欧足联的不懈推动下,足球成为了欧洲一体化和种族融合的“黏合剂”,在缓和欧洲冷战、重振欧洲民族主义与增强欧洲的包容性方面起到了促进作用。

然而,足球也是一种具有十足对抗性和“火药味”的运动。进攻(attract)、防守(defend)、击倒(beat)等足球专业词汇多来自军事术语,而复杂的球场战术与组织纪律也带有明确的军事色彩。从上述描述出发,我们可以认为,足球能够高度满足人们关于战争的想象,“足球是和平年代的战争”一语绝非空话。

在欧洲,尽管欧足联的诞生与“欧洲联合”思想联系紧密,但事实上,欧洲杯与欧洲足球运动从未远离政治纷争。早在欧洲杯诞生之前,前意大利足协主席奥托里诺·巴拉西(Ottorino Barassi)就曾担忧,欧洲的政治恩怨会蔓延至足球赛场。1958年的欧洲仍处在二战后的政治阴云之下,由于内部的互不信任导致巴拉西在斯德哥尔摩欧足联代表大会上坚决反对举办欧锦赛。

巴拉西的担忧在1960年的首届欧洲杯中得到了验证。苏联在四分之一决赛中抽到了西班牙,然而,由于时任西班牙领导人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将军对苏联在1930年代西班牙内战时期支持共和派怀恨已久,他下令禁止苏联国家队成员入境西班牙参加比赛。结果是,欧足联判定西班牙主动弃权,苏联兵不血刃晋级半决赛,并最终获得冠军。

除此之外,欧洲杯赛场上的政治矛盾还有很多。例如,2016年欧洲杯预选赛克罗地亚1-1意大利的比赛中,克罗地亚因乌斯塔沙标志被罚1分(乌斯塔沙是活跃于二战前的法西斯组织,因大肆屠杀塞尔维亚人而臭名昭著)。2020欧洲杯中,乌克兰将克里米亚地区印制在本国球衣的乌克兰地图上,引发了关于俄乌冲突的新一轮讨论。

由此可见,由于足球运动的冲突性、对抗性,以及人们将足球作为战争的想象,欧洲杯的足球场始终无法免于政治因素的侵扰。有些时候,足球甚至成为国家刻意表达政治态度的工具。

自1960年第一届欧洲杯开赛以来,欧洲的足球运动就不可避免地与政治局势勾连在一起。足球大众化、冲突性的特质,使其成为反映欧洲国家历史恩怨、民族主义冲突,以及种族融合和一体化进程的特殊窗口。

近年来,在新冠疫情的催化下,原本就不太平的欧洲政治局势又起波澜。英国脱欧导致的一体化进程受挫、经济复苏乏力和难民分摊问题,或多或少地投射在欧洲杯的绿茵场上。在这一背景下,“去政治化”仍然是2020欧洲杯的重要话题。

对于众多球迷来说,除获得紧张激烈的观赛体验之外,分辨作为一种体育运动的足球和从足球中抽离出来的各种政治符号,也许是另一种乐趣。

林良锋. 欧洲杯史话下:政治对立延伸 德国称霸转至扩军时代. 2021. 搜狐网.

昭杨. 欧洲杯历史上,西班牙曾拒绝与苏联进行比赛. 2016. 腾讯评论.

欧锦赛60年 文化和政治冲突破坏“欢乐颂”. 2021. 新浪新闻中心.

马立明,万婧. 从“战争想象”到全球景观:足球世界杯的隐喻与嬗变. 2018. 澎湃研究所.

解读阿瑙托维奇事件:背后是塞尔维亚和阿尔巴尼亚的历史恩怨. 2021. 网易.

欧洲杯半决赛意大利点球5:3淘汰西班牙队晋级决赛. 体坛风云路. 2021. 网易号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